So come on let it go.

非常庸俗地喜欢着这首歌。
所以现在再回忆起那个时候,我仿佛每一刻都只是在不停歇地向自己征求意见,确定心意。好像一切都是无始无终,穿插在慢慢凛冽的风里,以为你可以渡无助行人。那种带着不可告人的感觉攫住了我,迟缓的钝痛。
总而言之还是慢慢热起来了。
变成越来越擅长逃避的人,但是也想说。
那就去他妈的,爱吧。

喜欢是自私的。
喜欢上的时候就感觉他是自己一个人的,自私地想要专属。私心里会觉得不希望他被那么多人认识,就沿着既定轨道漫步前行,就好像只有自己才会对他怀一腔热忱,无所谓现实世界里的森罗。
但是其实不可能。永远不可能。
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所谓「专属」,有的只是一己独享的主观认知。很多东西毋庸置喙,无法评判,大多数时候只是因为仅仅存在于自己脑中,一切想法在出现的时候本身就不具有客观性。
自私的念头会在既定平衡被打破的瞬间,慌乱如洪水涌至。在这种时候人难以做到精准调配就会失衡,再redress早已万事不同。
人的喜欢,好自私啊。毕竟人类就是自私的存在。
可是要是不自私,怎么算喜欢。

很多时候丧不是情绪,而是绵长无尽期的状态。人或许根本就不明白深渊的颜色,一己偏见足以击毁那摇摇欲坠的可怜。
说来好笑,丧本来就是瞎编乱造的产物,人类偏执地为它加上了自己的界定。——是一块儿仲夏阳光里的粉色棉花糖,轻佻地在脑子里浮开。

该说你的眼睛是抹满蜜糖的黑洞,懵懂不知并且毫无怜悯地吞噬了我。

旧图。没滤镜。

日日把自己活在一个限定的安全区域内。

日推愈发趋于稳定的画风,每天被沉迷各种颜值怪物的时间,让我写下16个G手机的墓志铭——拥有128G的SD卡,停止各种忍痛割爱,拒绝每天幻想自己是选秀节目的评委导师。

做一个老年人没有什么不好的,懈怠慵懒。可惜年轻的躯壳局限着,只好伪装出七分热血三分鸡血。真实的丧流落在夏夜褪去的溽热种种中,留下无尽温柔的样子。却在这几天感受尽了物是人非时过境迁,疲惫得厉害。

像一杯染好了青色色素的柑橘汁。

博尔赫斯说的。

“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。

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、对称、镜子、漫长的岁月、我的不熟悉和孤寂。”

可惜这里太温柔。温柔到容不下我。

格格不入。

依然是感觉日常迷幻的一小段日子,今天更是莫名其妙鼻子一万次发酸。
大概老年痴呆和感冒并发,不可收拾。

算起来。
今天是我已经把西瓜扔在冰箱里,打算过些时日再取出来榨汁的第二天。
堆在手头要做的事多得令人发指,没空搭理蒙了灰的绿萝。
它跟我说再不浇水它就要开始傲娇发作了。(bushi。

如果保持这样的不动弹是最好的状态。
窗外的热量完美的践行了这一观点,凝滞的状态像大罐绵密的糖豆,挨挨挤挤往玻璃窗户上凑。缩成五彩斑斓的圆形颗粒,噼里啪啦从吊灯顶上落下来。教人脸上都是扑头盖面的闷。
闷得沉甸甸。
惶然在溽热里醒过来。醒的前一秒还梦见交稿晚半分钟被疯狂扣钱。(......
丧失时间观念,丧失“我是不是饿醒”的念...

成功失联。
什么时候人的智商会下降呢。比如,冒着傻气研究了一早上星座。
“怎样收服射手座。”
要酷。不要惯着。
要放养。不要死乞白赖。
要新鲜感。不要太容易动心。
要欲擒故纵。不要直接被擒。
....怎么办。
你认识的他也不是这样的。
射手座不会对别人随便交心。他是认认真真回复你每次没有意义的小纸条的人,会把他从小到大的故事全部讲一遍给你,把他郁结的小情绪全部告诉你。
射手座....
举不出反例了。好像非常悲伤地都中了。
你看,你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停留在这样的片面上。一篇星座分析文把你绕得七拐十八弯,就连他的模样和他说话的语气都氤氲在昨晚暴雨的积水里。

“没事。我有你关心就好了。”
睫毛连成彩虹,笑啊笑啊的,你就误以为...

其实也知道。
我是连你的一句晚安都等不到的。
前一天你是关了机,想起没发晚安开机回来的人。后一天就出现在共同好友的评论下,却不回满心沉甸甸的消息。
暗地里跟你猜拳,你在想什么呢。
我不知道。
我觉得我是那种自我强迫性很强的人。犟,为了莫名其妙的东西被碾得粉身碎骨。
到底是不是你认认真真的样子呢,现在的话。
你之前蜜糖儿似的片段我攒下来,你不理我的时候就慢慢从脑袋里溢出。
该说你是夏天里不存在的云,出现时刻不对的叶子,我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的荫蔽,我以为能够吃下而在买完关东煮后坚持要买的那份方便米饭。
我本来还想再买份炭烧牛肉丸的,可我怕我吃不下你。没有买。
你大概会说你不方便吧。

明明是猜得到对方下一句话要说什么的...

1 2

© RoooarK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